编者按

  宁夏,位于祖国的心脏。倘若你坐飞机掠过这6.64万平方千米的土地,你会发现大漠的豪迈、江南的柔情,都蕴藏其间。 有多少事,是你不来宁夏不知道的?是六盘山下即将被运往2500公里之外的菜心翠绿,还是村头火热篮板下的球声“砰砰”?是黄金奶源带最优质的牛奶滋润,还是贺兰山东麓葡萄园里的美酒激情?是黄花菜地旁,农民丰收喜悦,还是煤制油基地里,工程师的步履铿锵? 还有多少事,超乎你的想象?经济越发展、社会越和谐、生活越幸福,宁夏,就越丰富多彩。这个春节,请跟随我们的步伐,看点精彩有趣的小故事,遇见一个,你不来不知道的别样宁夏。

  在被联合国粮食开发署认定为不适合人类生存的地区之一西海固,学习农村“吃水经”,你敢信吗?然而,近年来,全国已有多个省区市率队来宁夏固原市彭阳县“取经”,其中不乏北京、广东这样的先进地区。

  彭阳梯田美景。彭阳县水务局供图

  “苦瘠甲天下”的西海固,由西吉、海原、固原三地的首字组成,位于宁夏南部山区。当地山林田草独缺水,人均水资源仅为全国的1/6,曾经资源性、工程性、水质性缺水问题严重。

  农村面积广分布散,水难供,饮水几乎是一道世界难题。2016年,国家为西海固4县区114万城乡居民送来了解困水源,引水源、建水厂、改水质,管道穿过地震裂隙、塌方、软岩,将泾河水送到西海固……农民逐步喝上了水、喝上了好水、喝上了自来水。

  农民喝上了自来水。彭阳县水务局供图

  可自来水送到了农民的家中,为什么还要费力建设“互联网+饮水”?

  原来,虽然解决了供水问题,运营管理却困难重重。以彭阳县为例,受破碎地形、纵横沟壑、群众居住分散等因素影响,村民分布在千沟万壑之间,近20万人分散在2533平方公里范围,长期以来饮水难题突出。站在农民的角度看,家中的水龙头出水时大时小,缴费还要跑到很远的镇上;于供水公司来说,跑冒滴漏,还要现场抄表收钱;再从监管来看,成本高,人力不够,地方财政难以持续负担……

  借着国家大力推进“互联网+”行动的东风,彭阳县开启了“互联网+城乡供水”的改革之路。

  “水信息网”走进千万家。彭阳县水务局供图

  彭阳县多渠道整合筹资3.1亿元,采取“EPC+O”(设计、采购、施工+运维)模式,委托长江设计院负责3年施工和12年运维。投入1.8亿元用于供水管网改造及延伸入户工程,整合连通全县已建的46处分散供水工程为1个大水源,形成包括2座水厂、3个供水片区、45座泵站、92座蓄水池、7109公里管网和连通4.3万农户的城乡一体化供水网络。

  “我们投入0.9亿元用于设备自动化改造工程,在水厂、泵站、蓄水池、重点分水阀加装水位、水压、水量自动监测和远程控制设备,为4.3万农户加装具有远传远控功能的水表,实现全县域供水信息实时感知和自动控制。”彭阳县水务局局长张志科介绍。

  彭阳县投入0.12亿元建设了覆盖全区的省级城乡供水管理服务平台,完善了为各市县提供云存储、云安全、云服务的宁夏水利云,打造了城乡供水管理一张图和监控大屏、桌面终端、移动APP等三大门户,开发了自动化监控、工程管理、水费管理、物资管理、用水节水管理等五大应用系统,构建了数据库、算法库、知识库等支撑平台,实现数据汇聚、加工、分析和监控调度、辅助决策、综合管理等功能……

  城乡供水管理。彭阳县水务局供图

  最终,彭阳县实现了山区群众“从毛驴驮水到手机买水”的革命性转变,城乡供水“从人工管维到数字管服”的跨越式发展,创造了“云解塬上渴”的佳话。

  近年来,宁夏把解决农村饮水安全问题作为重要民生实事来抓,持续推动农村供水工程建设,以信息化推动城乡供水模式改革为突破口,继续深入拓展智慧水利建设新领域、新模式,确保百姓喝上“放心水”。(秦瑞杰)

【编辑】:张静
【责任